SiXiang.com 思乡思想  城市论坛 北京论坛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世界在线

 找回密码
 点击注册
搜索
查看: 992|回复: 5

马云被约谈后蚂蚁上市搁浅公开信致歉投资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4 00: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云被约谈后 蚂蚁上市搁浅 公开信致歉投资者


举世瞩目的全球规模最大IPO、蚂蚁科技集团原定5日上市,上海证券交易所3日晚间公布,决定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创板上市。稍早,蚂蚁筹款上市引发争论,马云等负责人被中国4大金融管理部门约谈。最新的消息说,香港媒体指蚂蚁上市在香港也暂缓。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蚂蚁集团暂缓上市,全球最大IPO生变。该报道引述中国官方消息说,举世瞩目的全球规模最大IPO、蚂蚁科技集团原定5日上市一事,今天再现震撼弹,上海证券交易所晚间公布,决定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科创板上市。

该报道称,上交所晚间在官网发布“关于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的决定”,对蚂蚁科技集团致信表示,近日,发生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联合进行监管约谈,蚂蚁集团也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该重大事项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发行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

马云被约谈后蚂蚁上市搁浅公开信致歉投资者.png

11月3日,蚂蚁集团发布致投资者信称,今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通知,暂缓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计划。受此影响,蚂蚁决定于香港联交所H股同步上市的计划也将暂缓。对由此给投资者带来的麻烦,蚂蚁集团深表歉意。我们将按照两地交易所的相关规则,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

凤凰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4 00: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向变了!官方批马云 背后的深意...


  最近,有点发福的马云说了很多“破格”的话,在金融圈捅了“马蜂窝”。

  他炮轰传统银行是“当铺思想”;嘲讽巴塞尔协议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扼杀创新;指出中国金融问题不是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

  马云是10月24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这些话的,当时被很多人力挺,也被大量传播,外界认为那个敢于开炮的马云又回来了。

  不过,舆论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后来,陆续有官方监管机构和官方媒体站出来批评马云,有些指名道姓,有些比较含蓄。

  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要避免金融科技成为非法套利的手段

  邹加怡表示,要建立、遵循相应的市场规则,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金融消费,防止金融科技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

  邹加怡指出,金融科技并没有改变依靠信用、使用杠杆的金融本质,在提升服务效率、增强金融可及性的同时,也加大了对金融安全的挑战。

  “面对疫情冲击,《巴赛尔协议III》实施期限适度放宽,各国金融监管容忍度适当提高,对维护金融稳定和推动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作用。”邹加怡表示,放松监管必须审慎有度。随着疫苗研发取得突破,明年全球经济可能加快复苏,金融领域容易出现自我循环、放大杠杆、积累泡沫的情况,需要适时调整金融监管政策。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

  周小川表示,往远看,中国的储蓄率还会进一步地变化,就是在“双循环”特别是内循环为主的发展战略情况下,内循环将会更加畅通。

  周小川提醒称,他还密切观察到中国年轻一代的储蓄率在明显下调,这有好的方面,有助于扩大内需;也有令人担心的方面,就是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将来是不是好事也不完全知道。但是总的来说储蓄率会进一步地调整。未来“一带一路”的融资格局会与此相关。

  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金融科技不能违背金融运行的基本规律

  尚福林建议,为更好利用金融科技,就要坚守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的定位,并拓展其在普惠金融领域应用。

  同时还要突出金融属性,防范金融风险。尚福林认为,金融科技本质上是一种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活动。无论叫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始终不能忘记金融属性,不能违背金融运行的基本规律,否则必然会受到市场的惩罚。

  “这样的教训比比皆是。”尚福林说,前段时间的网络借贷、虚拟货币交易等活动,很多是披上了“金融科技”外衣的金融乱象,要坚决加以整治。

  此外,尚福林认为,加快金融科技监管步伐也必不可少。

  “数字信息传播速度快、关联广、影响大,依靠现场检查或者非现场监管报表人工分析研判的传统风险防范模式越来越难以应对。”如何监管金融科技?尚福林说,一是完善监管框架。密切监测基于科技创新的业务模式变化,建立规范化的监管规则标准。

  和上述官员表态不同,官方媒体则是直接批评马云的相关言论。

  光明网:马云的问题不是张冠李戴那么简单

  由中共中央主办的光明日报旗下的光明网10月26日发表了题为《马云所言或未危言耸听却张冠李戴》的评论员文章,称马云问题不是张冠李戴那么简单。

  如果看看当下中国金融业里昨天“跑路”今天“爆雷”的景象,马老师所言指的中国金融业监管存在问题,当为不虚。但是,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却不是“问题”二字所能涵括。显然,如果真如马老师所言“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么就不会有支付宝、蚂蚁金服。如果事实上就是存在“这个不许那个不许”,中国手机支付的用户规模却能“弯道超车”至全球前列,同时也存在此起彼伏的“爆雷”,那么只能说明金融监管管的不是地方,该管的没管,不该管的反倒管了。

  可是,如果说金融监管是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那么,支付宝、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创新应该归类于“老年人俱乐部”下的“该管”项,还是“该管没管”项呢?

  “这样的逻辑矛盾,非有先置的张冠李戴而不可。当然,问题可能还不是张冠李戴这么简单。因为马老师上述演讲,并非是茶余课后的闲篇,而是在蚂蚁集团就要上市(IPO)大背景下的有的放矢。“文章称,最近一段时间,蚂蚁集团的估值不断攀升,其最新数值已超3万亿,将成为有股票市场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然而,所谓市值者,股民的钱是也。

  这么多股民的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没有监管则是万万不行。

  文章称,巴塞尔协议是否为“老年人俱乐部”是一回事,该不该由“老年人俱乐部”管则是另外的问题。正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巴塞尔协议(III)对蚂蚁金服类的金融业务一并纳入监管。没有这种监管,IPO规模和“爆雷”的声响肯定会成正比。

  证券时报:不能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

  人民日报主管的证券时报10月27日发表了题为《把金融监管对立化有失公允》的文章,指出“简单地把监管对立化,甚至抱怨监管的硬约束在根本上阻滞了金融业务的发展和创新,于逻辑、于现实都很难讲得通,且显失公允。”

  文章称,不惟银行像当铺,马云最为钟爱的“蚂蚁”,和当铺也不存在基因层面的差异。前者主要围绕有形的抵押资产做文章,而后者更多接受的是无形的信用抵押。就“抵押约束”和欠钱要还而言,无论是像当铺的银行,还是以未来为己任的“蚂蚁”,实在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就外部监管的出发点而言,监管的目的,显然在于对监管对象安全的维护,只有在安全的基础上,无论是银行,还是当铺、“蚂蚁”,才能更好地生存、发展,才能更好地为实体经济、社会以及贷款人提供各自的服务,并在这个过程中实现各自的利益和发展。外部监管的初衷,显然不是把一个人或者一个系统束缚住、限制死。

  “在可预见的时期内,来自外部的监管和约束,不会有本质性地放松,而且随着技术手段的进步,监管将更有效率。只有在有效监管的框架内,金融业务的发展和创新,才有可能,才有足够的拓展空间。”文章称。

  以上五个表态,并非空穴来风,也不是一般人茶余饭后的闲聊,而且都来自官方,背后的深意大家自己意会。

来源:一见财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4 12: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蚁集团IPO紧急刹车 引发投资者广泛猜测


路透新加坡/伦敦11月3日 - 蚂蚁集团370亿美元上市计划周二晚间被紧急按下暂停键,让投资者错愕,许多人花费了数周来研究这个交易,并试图通过投行参与这宗全球最大规模的IPO。

继公司三位核心人物被监管约谈,以及其所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后,蚂蚁集团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的两地上市计划被暂缓。

蚂蚁在公告中对给投资者带来的“麻烦”表示歉意,并称将按照两地交易所的相关规则,妥善处理好后续工作。

“市场对蚂蚁IPO有很大的期盼,显然这个意外情况让市场深感失望,”IG市场分析师Victoria Scholar表示。

投资者担心,监管当局与这宗IPO的问题可能会蔓延至蚂蚁以外的其他中国科技股。

阿里巴巴BABA.N在纽约上市股票收盘下挫逾8%,腾讯控股0700.HKNNND.F在法兰克福挂牌股票收盘下跌近3%。

“市场暂时将抛售阿里巴巴,腾讯以及其他相关曝险也可能被抛售,”新加坡Nuvest Capital投资组合经理Dave Wang说。

“如果这只是单一的蚂蚁事件,那么迄今表现得不错的新经济股应该还好...,但如果不是,市场可能会开始预期当局收紧对民营企业监管的不确定性,中国成长型股票或出现大幅回撤。”

在中国,一家国企投资者表示,即便IPO案重回正轨,这次推迟也已经使他们怀疑这是否将成为持有蚂蚁股票的政治障碍。

“马云和蚂蚁碰到中国监管机构的大麻烦了吗?如果之后重新恢复上市,继续投资蚂蚁的IPO会被视为政治不正确吗?”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表示。

散户投资者对蚂蚁集团IPO的申购额超过3万亿美元,一些人认为这可能是促使中国监管者对蚂蚁采取更严格立场的原因。

“超额认购的程度以及阿里巴巴的影响力,已成为监管层关切的来源,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新加坡United First Partners亚洲研究主管Justin Tang表示。

对于BlueBox Asset Management共同创办人暨首席投资组合经理William de Gale而言,这次叫停等于证明了他们对中资金融企业的立场是正确的。他打从一开始就选择不参加此案。

“我想这彰显了我们并不特别喜欢这些公司的原因--管理层或监管者行为善变的风险永远存在,两者都不以可靠的或可预料的治理为依据,”他表示。(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4 12: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里巴巴急挫9.2% 此前蚂蚁集团全球最大规模IPO终告触礁


路透11月3日 - 蚂蚁集团在上海和香港的上市暂缓消息传出后,阿里巴巴BABA.N在美国上市的股票周二盘初急挫9.2%。

万众瞩目的蚂蚁集团全球最大规模IPO终告触礁。上海证券交易所周二晚间决定,暂缓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因其近日发生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联合进行监管约谈,公司也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随后不久,蚂蚁集团在香港联交所公告称,其H股亦将不会如期于周四(5日)挂牌上市,并将退回逾万亿港元的申请股款。

蚂蚁原计划在A/H股上市集资逾344亿美元,筹资规模打破去年12月上市的沙特阿美2222.SE的294亿美元的世界记录。

蚂蚁集团最早于2004年成立,作为阿里巴巴的支付处理商,其核心的支付宝应用在中国每月用户数超过7.3亿。(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4 13: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凡人 于 2020-11-5 08:46 编辑


蚂蚁做错了什么


01

2009年,一张PPT摆在马云面前,上面写着:我们要拿诺贝尔经济学奖和诺贝尔和平奖。

当时和马云坐在一起的,有蔡崇信,有谢世煌,有曾鸣。尽管都是些见惯大场面的人物,他们看到PPT的时候也都没憋住笑。还是大老板镇静得最快,马云沉吟过后抬头说,两个奖一起拿,太难了,拿一个也行。

向马云做演讲的人叫胡晓明,4年前从光大银行跳槽到阿里巴巴,在公司金融条线工作。不久前,马云给他出了一道考题:做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给在阿里巴巴上做生意的商家降低贷款门槛。这个项目被命名为阿里小贷,后来被整合为网商银行,成为蚂蚁集团的四梁八柱之一。
  
刚刚接了任务的胡晓明,为了找马云要人、要钱、要资源才写出这张PPT。

胡晓明聪明的很,他这张PPT是有典故的。1979年,孟加拉人尤努斯创办格莱珉银行,为无法在传统银行获得贷款的穷人提供小额贷款,在贫困人口众多的孟加拉国实现金融普惠,并因此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2009年9月,马云宣布为尤努斯的银行提供500万美元,用以在中国四川和内蒙古复制格莱珉模式。胡晓明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出这张PPT可以说是颇有讲究。

商业逻辑当然不能简单地归因为谁的喜好。阿里小贷诞生的背景是,截至2008年,阿里巴巴的注册会员已达2970万,其中付费的“诚信通会员”已经达到32.7万。在阿里巴巴的信用数据库中,商户的信用记录最高者长达6年。

阿里巴巴用技术在庞大的用户群体中筛选出了一大批信用状况优质、现金流健康却并不宽裕的小微企业主,这让马云和胡晓明看到一个机会,这么多的优质信用数据能否去干点什么呢?阿里小贷的出现已是水到渠成。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管格局多大,都想做两件事,一个是金融,一个是地产,马云也不能免俗。一位参与阿里金融早期工作的前员工表达的十分坦诚,阿里金融的初心就是想靠金融获利,只不过当年的阿里人创业还是有情怀在的。“虽然我们是放贷的,我们也是有梦想的,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我们是要拿诺贝尔和平奖的。”

2010年4月,在胡晓明的主导下,阿里巴巴在浙江杭州以6亿元注册资本开设小贷公司,并向其平台上的商家发放贷款。在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通过阿里小贷发放的贷款超过260亿元,单日利息超过100万元。2011年,阿里巴巴又在重庆获得另一张小贷牌照。

重庆对于蚂蚁金服来说,无疑是第二故乡。由于当时当地特殊的监管条件,2013年重庆蚂蚁小贷注册资本直接飙至30亿元,并用2倍杠杆向银行贷款约60亿元,形成了90亿元的网上小额贷款。日后,蚂蚁金服的花呗和借呗就是从这90亿元中生长而来。
  
许多人都记得马云那句“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去改变银行”,这句诞生于2008年金融危机中的名言,时至今日仍不时被各界人士拿来反复咀嚼。鲜为人知的是,在做小贷之前,阿里金融内部曾有过一个创造一家银行的“一号工程”,和建设银行合作申请一张网络银行牌照。

据曾参与过该项目的阿里巴巴前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在当年,阿里巴巴是想将阿里小贷、ToB、ToC的整个金融业务全部打包装进这家银行,这可谓是一个很宏大、很超前的目标。

但由于合作双方的分歧越来越大,阿里巴巴与建行在2010年分手,这家银行也就化作泡影。按照当时的监管,民营企业要去申请做一家银行,它需要有一家国有银行背书,所以阿里巴巴做银行这条路暂时行不通。而当时也没有民营银行的牌照政策红利,被叫停也是理所当然。

“一号工程”的失败,无疑对阿里巴巴的金融尝试影响深远,此后阿里巴巴开始在金融市场中单飞。正是在这一阶段,马云先是完成对支付宝的整合,邵晓峰的CEO席位由彭蕾接掌,支付宝也被从阿里巴巴体系中剥离,万亿蚂蚁从这里起步,蚂蚁集团的早期投资人复星系、万向系、银泰系等均在这一阶段开始入局。

2014年10月16日,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最终定名蚂蚁金融服务集团。

并不让人意外的是,初露峥嵘的蚂蚁集团就聚集了极大关注度。

2014年春节刚过,成立9个月的余额宝就向外界宣告,募资已超5000亿元,这让余额宝的管理公司天弘基金一举成名。但余额宝的出现让银行家们略显尴尬,余额宝90%的资金是在银行的协议存款,但诸多储户已经开始远离银行,通过余额宝完成储蓄。这意味着,银行一方面需要与阿里巴巴合作,另一方面需要推出同类产品与之对抗。如何监管支付宝、如何监管蚂蚁金服成为金融界一大热门话题。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又以ABS(基于资产的证券化)对花呗和借呗的资产进行循环融资,即以花呗和借呗所拥有的资产为基础,以带来的预期收益为保证,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债券来募集资金。用这种方式,仅仅用了4年时间,蚂蚁金服就吓了监管层一跳。

给马云批复网络小贷的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曾在《结构性改革》一书中称,(蚂蚁)与重庆的金融监管要求、国家银监会的监管要求基本吻合,问题出在 ABS 发行上。由于证监会没有规定 ABS 贷款资产可以循环多少次,凡是一个贷款余额拿到证券市场交易所发的ABS 债券,就可以循环发放贷款,往往几年里这样循环了40次,造成了30多亿元发放 3000多亿元网上小贷,形成上百倍的高杠杆。

2017年初,央行、银监会和证监会整顿资管业务,在调查蚂蚁集团时发现,蚂蚁两家小贷公司的杠杆率已经达到100倍左右,到2017年6月,借呗的贷款余额达到1659.85亿元,花呗的贷款余额达到992.09亿,合计约2652亿元,早已超过重庆市监管部门要求的2.3倍杠杆率要求。

对此,监管层要求,ABS发行次数上限最多为5次。此后,蚂蚁集团制定开放平台战略,向银行进行技术输出,提供风控、贷款管理、催收等业务,还向银行收取一笔服务费。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集团促成消费信贷高达1.73万亿,比当年的100倍杠杆率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02

普通老百姓恐怕都没想到,蚂蚁常对外宣传的先进微贷模式和普惠服务,在其上市前夕成为监管和舆论“声讨”的靶子。

实际上,马云与监管最近一轮博弈从10月24日,他在外滩金融峰会的讲话宣告开始。当时他发表一番慷慨动情的演讲:"中国有很多大银行,更像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动脉,但是我们今天更需要湖泊、需要水塘、需要小溪小河","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意在呼吁监管机构要更加开放创新。

蚂蚁做错了什么

蚂蚁做错了什么

图/视频截图(马云外滩金融峰会讲话)
  
随后,多家央媒、金融业重要人物撰文似乎隔空回应马云的呼号,比如《证券时报》就表示,"风控能力,不仅是银行的命门,也是当铺、乃至蚂蚁的命门。要保护好这个命门,除了各自修炼高招外,显然还需要借助监管的外力约束"。

11月2日,这场博弈达到真正的顶峰。当天先是马云、井贤栋和胡晓明三位蚂蚁集团的核心人物被四大机构监管约谈,随即晚上银保监会会同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文简称为《办法》)。

尽管《办法》并不只针对蚂蚁,但与约谈搭配在一起的这套组合拳,还是有相当大的指向性。《办法》的发布清晰表明,蚂蚁小贷迎来了严监管的元年。《办法》中对网络小贷业务行政范围、注册资本等进行了重新的界定,揭开了蚂蚁一直以来高利润永动机的秘密,也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其一是,新规规定,小贷跨省业务将归银保监会直接审批。这就意味着,在全国开展业务的蚂蚁,不再是地方监管局监管,监管门槛全面提升。

其二是,个人单户网络小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对法人或其他单户网络小贷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100万元。

小贷业务受众群体一般来说是银行的长尾客户,他们通常被银行的风控系统剔除在外。该条款的直接影响是,将限制蚂蚁放贷的规模,因此也限制了放贷的收入。

其三是,严格限制了互联网小贷公司的杠杆率。在单笔联合贷款中,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这可能是对蚂蚁打击最大的条款之一,外界认为将直接压低蚂蚁估值和未来想象空间。

此前,蚂蚁小贷最大的杠杆和利润点就是来自于与银行的联合贷款,而蚂蚁在联合贷款中的出资比例只有1%-2%,其他来自银行的低息资金,正因此它,蚂蚁通过360亿元表内资产撬动了1.8万亿元的联合贷款。

如果将蚂蚁出资比例提高到新规的30%,这就意味着同样撬动1.8万亿元联合贷款,蚂蚁至少需要5400亿元的表内贷款,外加1700亿元ABS,总计需要放款7100亿元。

而根据表内贷款最多5倍杠杆的原则,蚂蚁小贷资本金也需要扩充到1400亿元规模,而当前蚂蚁的资本金是350亿元左右。随着贷款业务规模不断扩张,蚂蚁就需要不断的增加资本金,这就像一个不断要往里投入的无底洞。蚂蚁也将会从现在躺着赚钱,可能要变成跪着赚钱了。

小微金融行业人士嵇少锋认为,此前蚂蚁通过助贷、联合贷等绕过监管对其杠杆率的限制,甚至可以宣称自己不是做金融,不应该受老迈的巴塞尔协议的约束,从而给自己在资本市场的估值以无限可能。“而限制助贷、联合贷款的规定,则彻底把重金融的金融科技从神坛上拉下马。”

此前,蚂蚁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对应2019年扣非净利润市盈率为96.48倍,对比当下大多数银行不足10倍的平均市盈率,高出10倍以上。新规限制了蚂蚁金融杠杆的想象空间后,仅靠向银行输出客户及风控科技,蚂蚁很难维持目前的估值。

《办法》的出台可以说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有金融业人士分析认为,相关监管文件不可能是一夜制定的,应该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在酝酿,而像蚂蚁这样的金融巨头也必然是早早知晓甚至参与其中。

在这个逻辑之下,再回看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发言,就不仅仅是“马云飘了”那么简单。业内人士推测,马云当时大批国内金融体系的言论更像是大致了解相关监管文件可能要在近期推出后,向监管部门进行喊话和“讨价还价”。

但马云可能没料到的是,舆论从一开始为他点赞不久就急转直下,也由此展开了一场全民重新认识蚂蚁的普及大课堂。

重新走入上市的“正轨”前,蚂蚁必须要解决监管问题,以及回答大众对它的疑问。

IPO前夕,蚂蚁进行了一番改名,将蚂蚁金服改为蚂蚁科技集团,意在削弱金融属性,强调科技属性。尽管如此,翻开蚂蚁的招股书,可明确看到为蚂蚁贡献了最大营收的业务是微贷科技平台,占比39.41%,而其贡献的利润更是占总利润的47.8%。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蚂蚁仍然是一家金融属性强烈的公司。而再仔细剖析这些数据,在蚂蚁2.15万亿元的信贷大池子里,其中经营贷余额是0.42万亿元,剩下的是1.73万亿元都是消费贷余额。

而更为惊人的是,这些消费贷平均年化利率为15%,紧紧挨着最高法对民间借贷最高年化利率15.4%的红线。一个网友从另一个角度计算了一个数字:以借呗日息在万分之五左右来算,年化率=0.0005x30x12=0.18=18%,比银行贷款年利率9%高出一倍。他觉得:“万分之五的日息只是给了人一种利息很低的错觉。”

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局局长郭武平在撰文中也称:在收费方面,金融科技公司缺乏统一标准,一般高于持牌金融机构。比如“花呗”与银行信用卡业务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续费高于银行,与其普惠金融理念不符,实际上是“普而不惠”。

原央行行长周小川则表达了自己担忧,称一些年轻人过多地靠借债过度消费、奢侈消费。

在这场监管嬗变之前,蚂蚁对花呗、借呗两款产品引以为傲,在上海地铁站铺设的广告牌里,其中的文案是这样写的:一家三口的日子再精打细算,女儿的生日也要过得像模像样,施工队队长37岁,用花呗给女儿过生日。

广告在铺设之初就遭到了吐槽,有人称:看了全身不适,鼓动穷人和年轻人提前消费,这样真的好吗?随着监管消息的发布和上市暂缓,这些广告灯牌一夜间被拆除。

一位人士告诉AI财经社,在她看来,蚂蚁暂缓上市,根据监管环境适当做出调整,在短期来看对蚂蚁似乎不是好事,但长期来看是向好的。她认为,蚂蚁的身份不再模糊,而是统一受到金融系统的监管,可以更加光明正大地搞金融。也有人士认为,此次新规对互联网金融后起之秀设定了高门槛,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蚂蚁等形成一定盘子的早期入局者,只要蚂蚁整改到位,优势仍然明显。

11月3日晚间,针对两市暂缓上市,有报道称,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连夜组织召开中高层会议,会议上提及,“暂缓”之后,保守估计蚂蚁重新上市的时间将被推迟半年左右。有与会人士称,井贤栋向参会人员解释,监管主要是征求意见,蚂蚁需要尽快满足征求意见中涉及的具体要求。井贤栋还表示,此次蚂蚁打新的资金会退给投资人,包括战略投资者和散户投资者。

蚂蚁集团也回应称,”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会让蚂蚁集团经得起考验和信任”。

暂缓上市的消息传来后,有网友戏称:一夜之间,听到了蚂蚁金服财富自由破碎的声音。尚不能统计该消息砸碎了多少人的梦,但可以确定的是,上海地铁里花呗的灯箱广告已经暗灭,这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蚂蚁确实要进行一次由内到外的自我调整和检视,让科技回归科技,让金融回归监管。


AI财经社   仉泽翔 郑亚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5 03: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蚂蚁上市凉凉只是暂时刹车还是彻底翻车?

路透北京11月4日 - 本周的热点除了美国大选,IPO规模达到史无前例的370亿美元的蚂蚁集团688688.SS6688.HK亦当仁不让成为吸睛话题。在周一晚间被央行等四部管层约谈马云等高层后,周二晚间随即被按下A+H上市暂停健:这到底是意味着蚂蚁只需要更改上市材料重走IPO流程还是会就此彻底告别中国资本市场?

在紧急叫停蚂蚁上市的背后,难道仅仅只是在10月24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阿里巴巴BABA.N9988.HK创始人马云在公开场合将巴塞尔协议称作“老年人俱乐部”、中国银行业注重担保是“当铺思想”招致的后果吗?答案似乎并不在此。

“原来以为只是要补些材料,但现在看起来不是这么简单了,这事太大了,世界第一IPO说停就停,这触及到蚂蚁未来经营生态问题。”北京一位投行高层称,虽然IPO已是注册制,理论上只要企业达到条件申报材料,监管层核准就好,但实际上类金融类公司和房地产公司是不允许IPO的,包括像恒大那么大的房地产企业。

他指出,由于蚂蚁集团的经营业务有类金融类公司性质,所以才由此前的金融公司改成科技公司,而且在其IPO的过程中,国字头的金融保险等机构都是猛力支持,这从蚂蚁火爆的认购名单可略见一斑。“只是现在一切可能都变了,已经不是简单上市的问题了。”

而近期网上热传的一篇深挖蚂蚁背后的文章:《拆解蚂蚁盛宴,那些戴面具的狂欢者》更是对此次蚂蚁上市背后竞相追逐的资本运作进行了深刻揭露,指责蚂蚁金服是借着国势发展起来的,不应该属于私人朋友圈的财富盛宴。“时代变了,但他们从不会缺席。”文章称。不过该文目前已显示违规无法查看。

蚂蚁集团A+H股本计划于周四(5日)上交所和香港同时上市。蚂蚁集团A/H两地上市料将筹措逾344亿美元资金,筹资规模打破去年12月上市的沙特阿美2222.SE的294亿美元的世界纪录。

不过短短数日,头戴全球最大IPO“桂冠”的蚂蚁集团光芒极速黯淡。中国金融监管层不仅从舆论上对蚂蚁掀起合围态势,最新落地的监管措施也正中靶心--大幅提高互联网小贷监管要求。

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小贷新规令小贷牌照价值不再,蚂蚁虽然可以将业务转向已持有的消费金融牌照,但也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约束,2万亿元人民币市值或需重估。

**成出萧何败也萧何?**

不可否认,作为民企出身的阿里巴巴从一个小公司成长为目前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的国际型企业,其创始人马云的创业故事一直是中国创新领域的典范。只是此次蚂蚁IPO的急刹车似乎来的突然了一些,继而引发外界对中国对民企监管将从紧的担忧。

不过,在投行人士看来,紧急刹车显然与目前整体的经营大环境有关。在中国强调发展实体经济和金融社会安全的大背景下,体量庞大的蚂蚁一旦上市必将会成为一个大而不能倒的类金融企业。

尤其目前的营利模式主要依付在阿里集团,无论是其所标榜的大数据和技术创新,无不是依靠着阿里集团,而其被津津乐道的花呗、借呗在提供便捷信用的同时,也因主要针对涉世不深经济能力有限的年轻人,而被视为会埋下金融危机的种子。

“很多的头部企业说白了就是一种垄断,虽然创新有风险,但涉及到金融的创新尤其要慎重,这或许也是蚂蚁是次IPO折戟的重要原因。”另一位投行人士称,而蚂蚁能够做大和盈利,同样是利用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利用小额贷款进行套利的。

在他看来,此次蚂蚁的IPO折戟可能会对其后的互联网金融生态环境产生重大影响,毕竟银行是国家的,渠道和平台虽然是阿里的,但如果都不跟你玩后续的生存也会很困难的。

相较以往的五年规划,中国周二晚间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此次在统筹发展和安全,建设高水平的平安中国方面着墨颇浓。

无论是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实施国家安全战略,抑或是防范社会经济生活各方面的风险,建议稿均有明确表述。这亦突显百年变局时代,在各种有形与无形的风险、压力和挑战下,中国要实现长远景目标,稳字当头的内外部环境是基础。(沈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击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SiXiang.com 思乡思想 CityBBS.com 城市论坛 BJBBS.com 北京论坛 SHBBS.com 上海论坛 清迈论坛 WorldOL.com 世界在线 ( 京ICP备05055065号-1 )

GMT+8, 2020-11-30 1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